文章列表
我一个人怕
2020-07-16 20:56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陈中明和妻子都是每天凌晨3:40起床,接着就去站里领取300多份报纸,然后驾驶摩托到自己的送报区域发送。尹文琼介绍,丈夫所送报的区域几乎都是一些比较早期的安置房,一般都有5—9层楼,没有电梯,“刚来当发行员时,丈夫因为每天都要爬几十栋楼,实在累得不行,后来才慢慢适应。”

现在,46岁的尹文琼已接替了丈夫的快递区域。晚上6点过了,接受完重庆晨报记者采访,她又抱起一大摞快递件装上摩托货箱,送到20公里外的江北农场。尹文琼坐在摩托上说,“单位对我丈夫生前很好、很关照,我当然要做好他没做完的工作。”

“江北农场距离发行站有20多公里,白天送去,收件人不在家,喊你晚上9点送去,哪怕只是一件也得送。而送一件的劳务费只有2元钱。”尹文琼说,不论刮风下雨,丈夫每天到江北农场送快递至少两趟,行程至少上百公里。而每月可给家里增加近千元收入。

“虽然干报纸发行员很辛苦、收入也比较低,但工作稳定,报业集团也给工作人员买了五险一金,老公也非常珍惜这份早起晚归的工作。”尹文琼说。

尹文琼说,两人每月收入2400多元,女儿在读书,房租每月要900元,日子过得紧巴巴的。近两年,发行站为了增加新的经济增长点,给发行员增加收入,新开辟了物流快递业务。于是丈夫在送报的同时,也会承担快递业务。而陈中明负责的快递片区,是最偏远的江北农场附近。夫妻俩经常都是晚上8点以后才能回到家里,引来独自在家做饭的女儿“埋怨”,“妈妈你们早点回来嘛,我一个人怕。”

虽然50岁的重报集团发行公司石马河报刊发行员陈中明去世已经5个多月了,但他的妻子、同样是发行员的尹文琼每当提起丈夫时,仍难过得不停抹泪。而同事们都对英年早逝的陈中明深有感慨:他一天要工作10多个小时,他为了发行工作升级、增加收入干得太累了。

去年9月8日,站里人在大石坝附近看到一堆人围在马路边,上前一看才发现原来是陈中明发病倒在路边。同事赶紧把他送进了医院,这时他已到了肝癌晚期。在医院治疗期间,陈中明给站里提出的唯一要求,就是想穿上一件新的工作服。15天后,穿着崭新工作服的陈中明在岳池老家去世。

尹文琼和陈中明两口子都是四川安岳县的农民,高中学历。尹文琼于2008年来到重庆打工时加入到了北部新区发行分公司担任发行员。她说,丈夫高中毕业后参加了函授中医大专学习,但觉得开诊所是人命关天的大事,怕自己做不好,还是本本分分种起了地。2009年4月,在45岁的时候,陈中明带着4岁的女儿追随妻子来到重庆,当起了“棒棒”下力赚钱来维持家里生活。

已接过去世丈夫快递线路的尹文琼,马上就要骑上摩托去20公里外送快递。 重庆晨报记者 吴国富 摄

“去年6月的一天中午,我看到送报回到站里的陈中明变得非常虚弱、脸色发青。当时他就说自己脚杆打闪闪。”北部新区发行分公司经理周昌美回忆说,结果陈中明到医院检查发现是肝炎,站长邹永彬赶紧叫他住院治疗。可由于事发突然,站上也没能立马找到替工,看到站里工作困难,陈中明就说等招到人自己再去医院,继续带病工作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bmkqcp.cn江西省乐平市泵匾建筑材料有限公司 - www.bmkqcp.cn版权所有